宝石胯下人苏苏苏霂君

淹没之时
无声无息

超级美丽了!!!!!

溶蚀橄榄:

感谢你们!2k粉啦
做一个2kfo的抽奖
从转发/推荐/评论的幸运粉丝里面抽【三个】人画头像😊       我觉得这个数量应该还是很有机会的!
打破抽奖绝缘体质🔫
(如果评论区满180的话)
暂定开奖日期是十月底

【置顶】请一定看看!

这里苏苏苏霂君,
你可以随便怎么喊都可以。

准初三【暑假后失踪!
主产宝石!!!【重点
最喜欢的西皮是脆皮
喜欢的人物是Levi /辰砂/Loki /Bill
是个杰吹!(他和小疯子一样美好!
本命艺兴
乙女耽美都吃【随和
是个偶尔画画的写文透明
混迹于宝石/d5/进击/怪诞(好像蛮多……
日常看纪录片或电影
想扩列可以敲948406085【请来找我玩!!

【宝石乙女】无名车(1)

◎幼稚园文笔
◎其实我是个画画的(咸鱼笑)
◎ooc被月人带走了
◎各位写宝石乙女的大大们都辛苦了(鞠躬)
◎带有一些迷???(全员男)
◎人类设定!!!【不是宝石身了!!敲重点!

希望不要被屏蔽,真 · 清水!!!!


















帕/拉/法








【帕帕拉恰】(前辈x后辈)

“你一点都没有专心啊…”

“要不要给坏孩子惩罚呢?”

他把你抵在桌旁,双手撑着桌缘,身体向你倾去。对他比你高一个头的个子,想锁住你,确实简单。
见你没有一点回应,他有点小失望,立刻缩短你们的一尺距离。他温热的鼻息洒满你的耳畔,有让你着迷的魔力,他在说什么,你此时也听不清了。
突然一整刺痛感酥麻遍全身上下,他咬住你的耳尖,巧舌安慰一下,在不断的撩拨。他将你抱起,轻放在桌上,让你有个好位置好环住他精瘦的腰。

“让我想想,”

“今天该教教坏孩子什么‘知识’呢?”

轻浪,渐渐波涛,以至于在不断拍打着你的身躯,前后摇摆着,你的航船瞬间支离破碎。他刮来一抹风,猛烈的进攻,你终是撑不下了,对他,一败涂地。

“有好好学吗?”

“没有,没关系”

“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慢慢学”

“我很有耐心的……”

还是逃不过的渐渐惊涛骇浪,渐渐风平浪静,不断反复。














【拉碧斯】(少爷x奴隶)

“新来的,你在这工作。”

你见着房间里的一位穿衬衫西裤的美人小姐,暗自希望这是个好相处的主。你看看这白净整齐的房间,好像并不需要你来打扫。

“小姐,那个……”

“嗯?小姐?”

他放下手中的钢笔大跨步来到你面前,你顿时才发现他高你不少。他伸出一只手环住你的腰,另一处,微凉的指间触碰上你的颈脖,慢慢拉开绸带。

“那既然是女士”

“那么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

他微屈膝盖,抵着门,纤细的手指扳正你撇开的脑袋。

“我到底是不是位女士”

“还要请小姐亲自验证一下。”

他那双手游走在你的每一处,在你的肩上留下两排齿印,又奖赏似的轻轻舔舐。他的验证开始在唇瓣,结束也在唇瓣,他在耳边说……

“请问小姐验证完毕了吗?”

“我现在想以仰慕者的身份,”

“请小姐跳支舞……”

你跟上了他的律动,起伏不大,你感受到他的温热,你开始堕落在他的亲吻,他的触摸,他的六深五浅……

他是温柔的主,但不是个好伺候的主。





















【月法斯】(盗贼x盗贼)

“喂,想干嘛,小声点!”

你们现在正处于一个狭小的储物柜里。你一手撑在他的肩上,另一手拉着横杆,尽量与他保持些距离,就算你们合作了不下百次,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

储物柜里充斥着两人极力调整的呼吸声,心跳声。

“呼…哈……呼哈……走,走了。”

你刚想开门,却被他一把拉入怀,这让你整个人坐在他的大腿部。

“流氓!你想干唔……”

“嘘,回来了”

他捂住你那张吵吵嚷嚷的小嘴,与你没什么距离。他屈起腿,你顺着下滑至他的胯部,坏心摩擦着可怜的几层布料,你被他的举动吓到了,瞪大了眼警告他,他没停下。埋进你的颈窝,呼出的气息扑打得你脸红心跳。他渐渐开始不安分……

“……呜…别”

他停下了,起身子,一把推开储物柜的门。

“走啊,还想不想要东西了。”

“嗯?怎么,你果然想要吗?”

“那可是我报酬的一部分”

“以后的慢慢拿。”








E N D


我要准备很多考试啦,拖拖拉拉的写了,各位看着开心就好【希望不要被屏蔽】

【宝石乙女】是你独一无二的满分气息

◎幼儿园文笔
◎其实我是个画画的(咸鱼笑)
◎其实我的脑袋和金刚石老师一般……亮
◎ooc被月人带走了
◎各位写宝石乙女的大大们都辛苦了(鞠躬)
◎带有一些迷???(全员男)
◎又又又是我着熟悉的开场。
◎渐渐变态


























波/法/帕/安/辰/戴x你






















【波尔茨】

他就像是夹心的巧克力。蜜糖被包裹在苦味的巧克力外皮中,内心对你的爱是那么的浓稠紧密,他以正好的甜度紧紧拥抱你,拦在怀中。

「你是笨蛋吗?」

「你这么烫是想融化我吗。」















【法斯】

他大概是颗浓度薄荷糖。越是到深处越能感受到他献于你的那颗炽热滚烫的真心。刺痛着你,又使你上瘾,泛着浅蓝光的他用这副微甜的糖衣诱惑你不断向自己靠近。

「要再来一颗吗?」

「不行哦,」

「你今天已经吃过了呢。」

















【帕帕拉恰】

他养的一池红莲,散出的花香十分舒服,是和他一样的,你喜欢这个味道。
他绕到你身后,双臂环住你的腰肢,低头埋在你颈窝处,他的红发挠得你发痒。
你太喜欢这种宜人的气味,凑上他的脸细细品尝,与他缠绵。

「你身上的味道是那池花香?」

「不是哦,是你的。」













【安特库】

清爽的味道。他特殊的体质不适合在炎夏的热日下多待,因为这样,你的夏日几乎没有他。不过,你的冬季满满当当都是他身影,你甚至会抱怨一下他老妈子的性格,但他确实很温柔。
今天你照例在门口等他,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你特意穿的很好看。
「你是不怕冻伤是吧。」

「呐,快点过来。」

「别被冻到了还被色眯眯的盯着……」

















【辰砂】

他总是会回避你。你对他的眼神,你和他的肢体接触,你与他交谈的话语。你不清楚。你认为他是真的精致,生来就是好看,你喜欢他身上淡淡的花香,尽管他曾红着脸说只是衣服的味道,你爱听他的声线,多的是温柔。

「你你,靠的太近了。」

「牵着手就,就好了。」














【戴雅】

你和戴雅是极其甜腻的一对。他是恋爱主义者,你也是恋爱主义者,你们会互相说情话,会互相玩游戏耍赖,会互相打理对方,你爱甜食,他也爱甜食,可以说你们就是行走的恋爱激素。

「味道怎么样?」

「很甜!!」













我苏汉三又回来了!!!!水文大户。
【我取了一个实文与标题不符的玩意嘿嘿嘿

150of了!我想点文,感谢你们的支持!目前只限宝石的乙女向嘿嘿如果点子10+就用抽的,我有拿小本本记下来的!【双份的快乐!

南安太太关注我!!!!!!呜呜呜神仙!!!

【宝石乙女】在你熟睡之际,耳边轻语②

◎幼儿园文笔
◎其实我是个画画的(咸鱼笑)
◎其实我的脑袋和金刚石老师一般……亮
◎ooc被月人带走了
◎各位写宝石乙女的大大们都辛苦了(鞠躬)
◎带有一些迷???(全员男)
◎又是我着熟悉的开场。
◎只是又突然想听他们说悄悄话(笑的猖狂)


拉/辰/露/ 梅33














【拉碧丝】

「你终于忍不住睡着了」

「能见着你的次数好少」

「还真有点羡慕他们……」

「我好想你。」

「失去身体后我忘了好多事,」

「但是你却清清楚楚。」

「比如你的那些奇怪问题,」

「还有没大没小的的昵称,」

「及你爱看的书在04区六列七排。」

「我并不讨厌你的吵闹。」

「我做过一件完全没有思考的事情就是……」

「喜欢你。」

「在那本书的最后一页我忍不住写满了你的名字,」

「这算是人类的爱慕吗?」

「如果不是,」

「请你再等一下,」

「我会让你明白的。」












【辰砂】

「……」

「睡相还是这么丑」

「都说了多少次了,」

「不要天天和法斯法非莱特瞎搞。」

「呃,你原来还打呼噜的么。」

「……」

「在你送手套前你是那么遥不可及,」

「现在还是一样,」

「所以不要听法斯法非莱特胡言乱语了」

「你也不好好想想。」

「我…我……没有厌烦你,」

「还想来道个歉。」

「只是……只是那已经无法控制了,」

「快要溢出的情绪,」

「是这个在驱使我。」

「所以,所以……」

「你愿意……呃…你愿意」

「喜欢我吗?」












【露琪尔】

「还没见过你睡觉的样子,」

「每天都有新奇的东西啊。」

「明天会是什么?」

「有时希望你不要再来我这了,」

「给你补血的草都快被薅光了,」

「如果你一个星期内不挂伤」

「给你个奖励怎么样?」

「唉,像你这样没脑子的人想都不用想。」

「……」

「我可以救起他们每一位,」

「可以拼接他们每一位,」

「对你我无能为力,」

「我差点失去帕帕拉恰」

「我不想失去你。」

「所以,」

「你千万别再伤到了,」

「这颗心脏,」

「千万别伤到了。」











【紫水晶33】

「这次是我一个,」

「我把84骗出去了,」

「不过我是永远不会和你说谎的。」

「只有你才分得清我们,」

「这十分有趣,对吧。」

「我是右边的一半心脏,」

「所以我这小小的几米地只容得下你了。」

「我小心翼翼的不让84知道,」

「我甚至怕他抢了占据你一切的位置,」

「这十分有趣,是吧。」

「也是因为喜欢上你」

「我变也十分有趣了,」

「所以……」

「我喜欢你」

「是完全正确的。」



END








我我终于拖完了(爆哭)
摸个烂饼都超级拖拉【啊呀宝石什么时候第二季哇blablablabla……
每次的都很水!!但是还是超级谢谢你们的喜欢!!!

下次想要哪位的哪个系列就评论吧,我尽量满足

比一个巨无霸大心!

【宝石】帕哥总是不安分——前辈的自我修养

◎突发系列脑洞
◎幼儿园文笔
◎ooc被月人带走
◎感谢帕总的倾情出演!!(鼓掌👏)




01

帕哥从被带过来就从眼睛缝里透出来一股“老子要睡觉!”这种与生俱来的气息,导致大家都以为他……………………没有眼睛。
所以,在帕哥坚强的意志下,他睁眼了。


02

帕哥睡觉别妄想叫醒他。为什么?这就好比翡翠议长早生个几百年被安排去叫醒老师的午觉一样。所以,你别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海报姿势整的像美少女战士又天天被嫖的议长了。


03

其实帕哥认为他睡觉是对的根本不是懒惰的行为,所以他会和老师一起睡,啊不,是冥想。
对这件事情他还是有理有据很积极的。


04

不妨想想可能帕哥原来身上是没有洞的,只是他对后辈的爱使他超级喜欢抱住小戴雅还有……那个冷淡的孩子。
想想咱帕哥9的硬度,后来才明白露琪尔从医的真正原因。


05

在露琪尔还小的时候就被帕哥带着。但由于年纪小又很黏帕哥经常被前辈们调侃,然后帕哥也很配合,所以对后辈耍流氓这种爱好是从露琪尔的童年开始的。


06

到紫晶双子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帕哥睡醒。
那家伙激动的呀,露琪尔拦都拦不住,冲进老师房间里的一瞬间……
啪!躺地上睡着了。


07

每次帕哥在外边睡着露琪尔是拒绝的。
因为,
“呃…你吃胖了么!好,好重。”


08

帕哥也是有年少轻狂的时候的,他有一个梦想,就是想把粉帕托石头发剪掉,
因为这样……
这样就只有他一个大卷毛了。


09

帕哥对刚雕好的每一个小宝石都有一股变态一样的冲动,他觉得他们都好可爱,眼睛都比他大,都像用了卡姿兰的睫毛膏一样。
但是除了小柱星叶。
“前辈你的眼睛好小。”
“你也不差哦。”


10

帕哥醒来看见安了合金手的小法法心里是激动的,他也想把这手拉的老长老长的看起来很很好玩,但是身为前辈要稳重一点。
于是帕哥盘算着,等法斯法也成为大前辈了他再醒来一次他就可以实现他想把合金手拉的老长老长的梦想。
帕哥认为自己只是前辈等法斯法到大前辈的时候他就不比法斯法大了他就不用稳重了,他就又可以耍流氓了。
完美。

【宝石之国乙女】无法停止对于你的爱①

◎幼儿园文笔
◎其实我是个画画的(咸鱼笑
◎ooc被月人带走了
◎各位写/画宝石乙女的太太大大们辛苦了(鞠躬)
◎带有一些迷???(全员男)
◎妈耶突然觉得自己的文好幼稚(捂脸撞墙)
◎人类pa+异类pa【他们是有魔法地❌】
◎情人节快乐……………………个p




露/帕/郭x你








自设有黑化(避雷针或出门右拐)






【露琪尔(金红石)】(人类医者)

「来了?」

你慌忙的锁上门并扯下遮盖你整个脸的阔边礼帽露出的是一张充满恐慌的脸。

「露琪尔。」

你顺手抓住他,右手发怵,小心翼翼的掀开缠绕在你颈脖处的一层层细绷带,随着掀开的圈数,带有恶臭流脓的溃烂伤口也渐渐暴露在空气中。

「怎么回事!这不可能的!」

他紧抓住你的肩,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发烂的污物这你白皙的肌肤上肆意游走,欢呼。他顿时感觉自己落水了,明明就在眼前但他却无能为力,他厌恶自己的无能。

「露琪尔…疼,你抓疼了」

他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分。

「没,没事,我是医生,这就是简单的皮肤病没事的」

「露琪尔,清醒点!镇上的人都差不多了,没人熬过去的。」

「不会啊!那你妹妹吃了药的!她活下来了,你也可以的啊!」

「她,她……死了」

「她不让我们告诉你……」

你看着他的表情说的越发越小声,像被人狠狠掐住了一样,说不出一字。
「我,我知道」

「我知道」

「不过,你一定不会……」

他带你连夜赶出了这里,在一个新的国家,他还是一个医生,一位名医。在他细心照料下你身上的溃烂病也在好转。

「我回来了」

「今天又看见一副好皮囊了,真想把它扒下来……」

「呃,那,那皮用的怎么样?」

「来,我看看」

…………

他的手抚上你的脸,你紧闭着眼,他的手绕过你发白的唇达至后颈。银白的月光透过窗爬上你们的身子,将你暴露在世间上。

「嗯?这里的线怎么崩开了?」

「你也不跟我讲」

「……哦,我差点忘了你说不了话。」














【帕帕拉恰(帕德玛刚玉)】(暴食,贪婪吸血鬼)

「我在这里哦」

「你今天有跟别人说到我嘛?」

「没有?」

「我听得到哦。」

你推开屋门,直接撞见在客厅用餐的他。他还大概是保留着百年前的习惯,不吃熟食,不爱喝血袋,只狩猎,他可能是少数吸血鬼中爱吃生食的。一切就像你突然变成了他的猎物只是因为你糊里糊涂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你,你这是」

「隔壁的那位,」

「我猜你肯定不喜欢她天天来烦。」

他撑着脑袋,淡淡的回答道。

「那你在干嘛!杀了人然后你还想再搬家?」

「哎呀哎呀,那你看我身上这些孩子是填不饱的啊,你又没回来,他们和我都饿。」

「难道艾库美亚没有跟你讲嘛?」

「我……我」

你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当你已经为了养活他而逃窜各地时,你已经开始厌烦这所有,这已经是第412次,这就是他惹恼你的方法,你冲进厨房提了把刀,用刀尖恶狠狠的指向他。

「我警告你帕帕拉恰,不要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你别忘了是我在饲养你!」

他又摆出那副样子,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我知道你不会的」

「你是爱我的」

「你才是那个被驯化过的暴……」

「够了!」

他被你的一声怒吼怔住了,你们彼此静默。
他拉住你的手,接过刀子放在一旁,左手捧这你的脸,指腹抹过你眼下的泪。

「答应我,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我是怕你饿了才……」

…………

「对不起,是我过度贪婪。」












【郭斯特(烟晶黑水晶)】(人类教父)

「又来祷告了?」

你满心欢喜的扑进说话人的怀中,他搂着你的腰,落下一个吻在额间作为给你的回报。

他说他可能不会待在这里了,他会去他遥远的家乡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神父可能就都由新来的法斯法非莱特接替。

「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你无法拒绝他那副祈求的表情,更何况你是他的恋人,但是这只是你以为。

「你让我想想……」

你再三犹豫后还是答应了他,毕竟你也没什么好牵挂这里的,从小是孤儿的你也不会在意。几天后你们收拾东西乘客船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你开始有万分担心,但是有他在你也就不再想这些担心。

「这里是我家。」

你看着这小别墅带有些惊讶,你记得他并没有讲过他是哪个富人家。

「别愣在那,快过来。」

你晃过神还是跟了过去。

「你的房间,觉得怎么样?」

「不,不错啊」

「嗯,喜欢吗?」

「喜欢」

「真的喜欢吗?」

「喜欢」

「那喜欢这个床吗?」

「喜欢」

「那喜欢这个书桌吗?」

「喜欢」

「那喜欢我吗?」

「喜欢」

「嗯,我也喜欢你呢。」

他从背后抱住你,埋在你的颈脖处,他的呼吸扑的你面红耳赤,他的发丝弄的你很痒,你开始不知所措。

「所以,你不要跟别人走好吗?」

「什么?」

你挣脱他的怀抱转过身……你愣住了,你不认识这个银色短发的男子。

「你,你不是郭斯……」

「…………」

你醒过来,脑子涨呼呼的,眼前一篇黑暗让你感到害怕,伸手想撑起身子,却被禁锢住,刺耳的金属碰撞声惊住了你。你拼命的拉扯,可是还是无用功,你开始用更大的力气不断拉扯。眼看铁链有些松动,伴随小刺痛后的无力感涌出,你像是失重一样跌倒在地。

「嗯……和书上写的一样,」

「你们总是想逃走。」


END




妈耶!终于完了,我发觉是我膨胀了还是懒了,只写了三个人【笑的猖狂
迫不及待想要第二篇【嘿嘿嘿嘿

情人节快乐……………………个p

算了算了还是提前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