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苏霂

一个吃杂文长大的阴阳师(每一条评论都会认真阅读和回复的! ∠( ᐛ 」∠)_)

真理(  ̄▲ ̄)╭♡比心

大叔控君君:

真理啊

Teemo—:

真理!!!!

GJ—E叔我舔你一辈子:

这个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真理啊

叶未改yo!:

简直真理!!!!!!

三尺冰:

就!是!这!样!

綰絃:

没错…

慧子_想吃莱花拉郎:

这个真的是非常有道理了

九月缟素焚:

这个……很有道理啊……

江潮:

对于言之有物的评论,是这样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关于网易削式神

他们给出了想法

(第一次做表情包哈哈哈,指绘还顺手哈哈嗝。还给花鸟小姐姐上了妆,她会喜欢的……吧)

【阴阳师大人喜欢这个礼物吗?】"嗯……特(不)别(能)的(不)喜欢"

第三个段子了,已我的视角 ∠( ᐛ 」∠)_
(然而我还是不会正确的段子格式)

天天咸鱼的我 ∠( ᐛ 」∠)_
(是啊,淹没在作业的海洋了,可忙了,呵呵)

姬友喊我入全职坑 ∠( ᐛ 」∠)_
(emm……答应了,但是至今还是没去看)

反正每次OOC都离我而去,文笔渣成晴明的小破盾,自己挖的坑如王杰希的大小眼。好了,我唠不下去了,开始吧。

【雪女】

阿雪知道我特别喜欢雪

所以,每年……

阿雪都会……

"暴风雪!!!"

——《冻成冰乃我家常事》《努力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青坊主】

我时而调戏他

他也没什么反应

但因为这个……

他送了一箱佛经……

他还怕我不读

所以……

在我身边

诵读佛经……

——《南无阿弥…啊不对!QQ牛里脊肉》《MD出家的想法都有了》

【夜叉】

emm……因为我调戏青坊主

他就送了我……

一戟钢叉

——《所以……我是猹?!》《不,他不是闰土》《钢叉也不是闰土的那把》

【般若】

我比般若大几岁

我曾不懂事

偷偷……

吃了他的奶粉

但是现在他送我一大盒奶粉什么意思?

有什么企图?

——《我转送隔壁老源了让他给他家崽吃》《不过他也不懂事》《他好像食物中毒了……》

【大天狗】

我(天真的)向狗子要儿童节礼物

他面带微笑……

亲切的……

温柔的……

"暴风羽刃!!!"

——《他还很满意的样子》《你,你和阿雪一伙的!!》《痛哭流涕.jpg》

【茨木童子】

我在我生日那天

跟茨球说

我想体会一下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感觉

酒吞不让他亲亲抱抱我

我满怀期待

他……

"地狱之手!!!"

——《你一定和天狗那玩意说好的!》《会开大了不起吗!》《无fuck可说》

【荒】

我喜欢夏日

因为流星划过天空的样子很美

荒知道了

他为了表达深(养)厚(育)友(之)谊(恩)

他带我到……

庭院空旷的位置……

八火天罚。

——《变冰块,能上天,举高高,mmp》

【姑获鸟,鸩,大天狗,以津真天】

他们?

我要感谢在这个动物都(掉毛)瑟瑟发抖的季节

他们给了我……

梦幻

浪漫

童话

华丽

的羽(满)绒(院)盛(掉)世(毛)

——《帚神累死了!?》《掉的毛可以做一套床上四件套(邪魅一笑)》

END

emmmmm……( '-' )ノ)`-' )礼物梗应该很多人写过了,但是梗来源于生活……手动 @十里 小姬友。怎么办又要补课了。段子格式还需练习,所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我们评论见,来自东方的神秘(开文)力量就在评论里!我连2天发是不是有一种高产的错觉?嘿嘿~(鸩小姐姐和般若小天使的tag放不下了,希望他们不要毒害我,抱抱他们)
比心(* ̄3 ̄)╭♡

【阴阳师大人再见……】"再……见你个大头鬼啊!"

又名【蠢货阴阳师想跟我撒由那拉(白眼.jpg)】
这其实是欢脱向(邪魅一笑)
是不是欢脱就看你信不信了(邪魅二笑)
我是会写刀(欢)子(脱)的人吗?(邪魅三笑)
文笔渣又抓不住OOC的我(邪魅四笑)
【阴阳师大人再见……】①离开系列SSR篇(假)

【大天狗】

"汝是认真的?"
那双湛蓝的眸子期望着你说出否定的答案。
你不敢面对他,生怕一个没忍住眼泪就不争气的往下掉,然而已经脱离眼眶了。
"吾知道汝要离开……"
你惊愕的猛抬头,你明明没有和任何人说,他怎么会知道……
他捧住你的双颊,轻轻擦去你脸上的泪水。
"而且是不会回来的……?"
你不语
"所以汝就想靠反魂来解除契约!?"
"……"
"汝……真的很蠢啊……"他低下头,紧紧的将你拥在怀里,浅金色的发丝随风划过你的脸颊,突然间,凉凉的触感从脸颊传来……他……哭了?!你第一次见到他哭……
"你这个蠢货阴阳师!"
"……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好好的保护你啊!"
你反抱住他,贴近他的耳边说道:"现在啊……"

(最后他破涕为笑? emm……不存在的。)

【青行灯】

你来到庭院里那颗樱花树下,她依旧在那给寮里的小妖怪讲故事。她降临的时候,满屋子的金色里添了一些青光,你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面她对着你笑的时候,她第一次对你说"汝想听故事吗?"
她真的特别美。
你招呼她过来,她摸了摸小妖怪的头,便坐着长长的灯杆飘过来,对你甜笑。
"怎么了,汝也想听故事了吗?"
你沉默不语。
"让我想想,汝会想听什么故事呢?"
你欲言又止,面对她,你练习了几十次的那句话掐在喉咙里出不来。
"吾知道了……"
你紧扯着衣袖摆,神情有些复杂。
你突然怕她说出来,说出来后你反而会崩溃,说出来后你会又冒出舍不得的念头。
"……吾知道,吾是讲不完那个小女孩的故事了……"
"那么……汝还想听吾……故……故事吗?"
你踮起脚,轻抹去她即将夺眶而出的晶莹,说:"当然了,三天三夜都不够……"

(然后她就真的讲了三天三夜……)

【茨木童子】

他撑着下巴望着窗外那些嬉闹的小妖怪,始终不看向你。你低头喝着茶,你们已这样僵坐了近一个时辰。你想说什么他知道,从你带着酒吞的49缕魂魄来找他时,他就感受到了不好的预感。
又过了半个时辰,你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却被他拦住。
"其实吾没有挚友也是可以的。"
"吾知道汝又想要走。"
"吾也没奢望汝能变的多强大。"
"但是……"
他的大手捧住你的脸,使你无处安放的视线与他的视线交汇,你从来没有这样近,这样认真的和他对视。他的眼眸灿如星辰,星星点点希望着你改变决定,为了他而改变。他的所有温柔都给了你,此时此刻的他没了大妖怪的瘴气,只是看着你。
"……吾不让汝走,汝就不可以走"
"吾可以没有挚友……"
"……但不能没有汝啊!"
你猛的搂住他的脖子,"哼!我才不走,我还想打败你呢……"

(茨木:那来吧,阴阳师,来打败吾啊!挑衅脸.jpg)

【酒吞童子】

"走吧!本大爷就知道你会走!"
"没有茨木那个傻子缠着本大爷,你走了本大爷更清净。"
你脸上的泪像断线的珠子落满地。
"啧。"
他甩身一躺,在樱花树下又开始喝起了闷酒。
你知道他说的是气话,但是你还是或多或少有些愧疚,从他降临时,你除了给予他六星以外似乎并没有尽到一个阴阳师的完全职责,你想把最好的给他,但是你尽力了,在寮里待不上几天又消失几天,寮里大大小小的事物都由他打理。
你想到这又心上一刺,泪腺又一次崩塌。
"……过来"
"啧,本大爷让你过来"
"麻烦。"
他扔下酒,起身一把拉过你,捧住你这泪人儿的脸。
"你是我大江山鬼王的人,怎么哭哭唧唧的"
"树下酿了桃花酒……"
"本大爷就在着待你成年回来喝"
你抽泣一两下,"好,等我"

(桃花妖:mmp 樱花妖:mdzz)

 ∠( ᐛ 」∠)_我没写全(emm……一共12只SSR)主要是刚好出游,边玩边写的哈哈。后续组织好语言就写其他的(累死了)。深知自己写的烂但是就是这么表脸的说一大堆废话。写这个就是纯因快开学到了,又到了动物…啊呸…删游戏的季节,酝酿一个情绪啊哈哈哈。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评论见。

【阴阳师大人你交话费了吗?】"歪,你好……""嗯,我好"

第一次发段子,小紧张
(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因为长篇没写而来写段子的)
   ooc是什么可以吃吗
(抱紧ooc躲在角落,崩坏了吧)
文笔渣,不喜勿喷
(幼稚园的式神们)
emmmmm……嗝
(吐槽向,来自崽们的碎碎念)

【座敷童子】
"歪 ? 荒大人吗?"

"大人怕是没听说过镜姬吧。"

"再用八火我打你哟。"

"看着我空空的血槽大人良心不会痛吗?"

"其实大人不知道我是个女孩子吧。"

"所以总有那么几天用的都是……"

"……姨妈血"(邪魅一笑)

荒酱:……

【黑童子】
"歪?对面的辣鸡吗?"

"我的笑声超好听的,你要不要听听啊"

"你猜我带的是什么?"

"地藏,想不到吧"

"我杀你们只用被动"

"看见我头上的被动了吗?"

"你已经死了"

对面:你出过被动 ?

【荒】
"歪,把火给我。"

"说吧,你要八火的套餐还是九火的套餐。"

"老子的幻境都出来了"

"不让我砸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看见我两米八的身高了?"

"呵,小妖,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不给我火,你知道什么后果……"

"我错了,请别断火。"(两米八跪下也比座敷高)

座敷:不爱,不给,不负责(冷漠.jpg)

【辉夜姬】
"歪?晴明大人吗?"

"其实我是主力。"

"打我竹子 ? 我咿呀上去就是一个蓬莱玉枝。"

"荒那个玩意天天盖我幻境。"

"天天缠着我的竹子"

"他也得尝尝我的蓬莱玉枝。"

"荒 ? 两米八 ? "

"我是没见过参加女子会的两米八"

晴明:你还是我可爱的辉辉?

【萤草】
"歪?大蛇吗?"

"又敢暴击 ? 蛇皮痒痒了 ?"

"又不出暴击针女 ? 蛇头不想要了 ?"

"学了三个新技能就敢搞副本了 ?"

"看到这盘章鱼小丸子了吗?隔壁石距。"

"不要怕我又不是广东草……"

"其实我更喜欢油炸的呢。"

"唉!你喜欢什么样的啊(微笑) ?"

大蛇:爸爸,我错了(向萤草势力五体投地)

【茨木童子】
"歪 ? 挚友吗?"

"不,不是。"(挂断)

"歪 ?,挚友吗?刚刚是汝,吾知道"

"不,我不是。"(挂断)

"歪 ? 挚友 ?"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晴明:茨球,你吞就在隔壁寮,你就不能翻墙?

END

终于完了,最近身心疲惫,补习班对我爱的深沉哈哈哈哈哈哈嗝 。广东草是个突发奇想的小梗,个人是没有地域歧视的(身处福建😂),所以如果还是有冒犯到只要你说我会修改( ・ㅂ・)و ̑̑最后在这里艾特@十里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小姬友(邪魅一笑)在下,苏苏苏霂。

吞崽哈哈哈哈哈哈嗝……

茨木:挚友…我可以看你的胖次吗?

酒吞:滚!

荣澈:

我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东帝沧阳:

【酒茨】深夜放毒系列。酒吞in花鸟卷,茨木in青行灯。大概是两个透穿姐妹衣服的丢人玩意儿【。】总之十分辣眼睛慎入,亲爹看了也要哭泣。

喜欢双马尾的木魅小姐姐~

7.7就让木魅小姐姐陪你过吧~

ヾ(๑╹ヮ╹๑)ノ"